所有分类

商店公告

© 2005-2016 她开始做噩梦见有人追杀自己手里拿着刀却无力抬起挥出。然后清晰的感觉到对方手里的刀子砍在自己的肩上疼痛异常。惊醒发现自己的肩被压在身下麻木得失去了知觉。睡觉的时候总是企图让自己以最舒适的姿势入睡。醒来总是发现自己睡姿异常奇怪别扭。偶尔会出冷汗湿透被子夜里会不时爬起来寻找冷水。听着冷水跌进胃里的声响感觉一阵凉意透入胃壁再回床上重重的躺下听见对面的窗内的猫哭。她失眠的时候从来不会打他的电话只是想起而已或许是害怕失望与无助。曾经在一次失眠的午夜拨打了他的电话听见空号的提示便再也不会做同样的事。只是手机彻夜的不关机持久而固执的等待着什么。一个深夜手机嗡嗡的震动她拿过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电话那边传来陌生的声音说对不起打错了,她终于忍不住的哭出声来。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